中印应加强能源合作合作竞标海外勘探生产,中印能源安全现状与合作前景

作者:澳门新濠简介    发布时间:2019-12-19 15:03    浏览:

[返回]

能源领域两个不可调和的竞争对手——北京和新德里出人意料地开始加强合作。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子公司ONGC Videsh与中石化联手,以约8亿美元的价格竞购哥伦比亚Omimex de Colombia公司油田50%的股权,中印公司各持25%的股份。 分析家认为,在国际能源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中印这两个从前的竞争对手正成为合作伙伴。两国联手在国外竞争石油开采权的合作这已是第二次。此前,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曾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成功联合竞购叙利亚石油资产,两国对那次成功合作都感到高兴。 中印在第三世界国家市场能源竞争中一直是竞争对手,但现在它们成为了合作者。两国都清楚,只有加强合作,才能达到双赢结果。 俄罗斯专家梅特涅夫表示,中印是世界上石油进口大国,为各自国内经济发展,共同联手开发国外石油资源是明智之举。两国合作开发国外能源不仅可以在竞标中占据经济优势,而且有益于两国政治合作。中印建立这样的合作关系,两国都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他们今后的合作机会将会更多。 专家认为,尽管中印经济发展迅速,但在国际石油市场上两国公司仍面临资金和政治资源不足的局面,都将面临经济和政治的双重风险。而两国公司联手将大大减少这种风险的可能性。梅特涅夫认为,中印两国的经济合作将有利于两国关系发展,“这对进一步改善中印关系十分有益,也是两国政经关系日益密切的结果”。 最近,中印还有可能在争夺俄罗斯能源的竞争中联手。不排除俄出于地缘政治方面的考虑,很快同意与中印在能源领域加强合作。俄罗斯有可能对自己这两个重要的经济和政治伙伴做出更加友好的姿态。

印度新德里消息 印度石油部长艾亚尔1月9日启程访问中国之前表示,经济增长步伐居全球之冠的两大主要新兴经济体———印度与中国之间,必须进一步合作竞标海外原油勘探和合资生产,以拓展油源管道。

中国和印度都是世界新兴的能源消费和进口大国,迅速上升的能源需求与本土供给能力下降的反差决定了两国海外能源依存度日益上升,能源已成为制约两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瓶颈”。如何应对挑战,是携手还是对抗?

近年来,为了保证经济快速发展,实现自身的崛起,中国和印度都十分重视能源安全的问题。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开展中印之间的能源合作,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这种合作不仅有利于避免两个崛起中大国之间的不良竞争甚至恶性竞争,有利于减少外交和经济资源的不必要消耗,也有利于减少国际金融危机的剧烈冲击,特别是保证后危机时代的经济复苏和快速增长。**

艾亚尔在新德里接受访问时指出,印度已将2006年定为与亚洲邻国的“友好”年,且印度对中国将合作携手并购海外油田和天然气田具有“高度的信心”。他表示,印度和中国的人口占全球人口总数的1/3,对海外能源需求巨大,因此两国在能源合作领域拥有广阔发展空间。

■瞿信柏

进入2010年以来,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似乎已经接近尾声。在新的一年中,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将走在复苏的前端,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发动机。在这种情况下,中印之间的能源合作将再一次引起关注。

近些年来,中国与印度经济迅速崛起,寻找能源资产,以维系经济持续发展,已成为两国未来共同面临的一大挑战。目前两国均面临国内主要油田老化而导致产油停滞的问题。在收购海外能源资产方面,中国和印度一直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激烈争夺,致使全球油气田招标价格节节盘升。去年,印度国有企业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两次在与中国企业的竞争中失利,分别在哈萨克斯坦和厄瓜多尔的油气竞购中输给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

石油——被誉为“工业的血液”、“黑色的金子”,是保障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能源。从长远和全球的观点来看,所谓“能源问题”,确切地说就是“石油问题”。石油不仅是一种商品,受供需关系的调整;更是一种战略物资,是各国争夺与控制的目标,因而也受到政治因素的制约。

一、日益严峻的能源压力

在竞购海外能源资产失利之后,印度寻求加强与中国合作,就在上个月,由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联合组建的一家合资公司在争夺加拿大石油公司在叙利亚一处油田的竞标中成功中标。

澳门新濠7158网址 ,随着近年来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中国和印度都步入了世界能源消费和进口大国的行列。但两国本土能源资源存储和产量的不足对中印经济、社会的发展与安全构成了潜在的威胁。为应对这一严峻挑战,中印两国日益强调从国家战略的高度看待海外能源供应安全的重要性。但两国在国际能源市场难以避免的恶性竞争,使双方都付出了极大代价。在世界经济日益全球化的今天,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单独抵御能源市场动荡的巨大冲击,共同的利益促进了各地区能源合作机制的产生。中印两国也面临着选择。

从印度的情况来看,它是一个能源资源相当贫乏的国家。尽管其煤炭储量在世界排在第四位,仅次于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但是高效能源储量即石油和天然气的储量却明显短缺。截至2004年,印度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只有7亿吨,天然气为9200万亿立方米,分别相当于世界已探明储量的0.43%和0.51%。 2007年,印度石油部长艾亚尔宣布,印度的石油储量为16.6亿吨。即使这样,按照11亿人口计算,人均储量只有1.5吨,尚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42。目前印度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已超过75%。进口数量的增加,特别是石油价格的猛涨,使印度消耗了大量宝贵的外汇资产,成为印度外贸平衡的沉重负担。据印度官方推论,石油价格每上升5美元,印度的经济增长率就会下降0.5%,通货膨胀率增加1.4%。石油已经成为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正如印度总理曼莫汗·辛格所说,“能源安全已经成为仅次于粮食安全的严重问题。”

“两国合作是明智的选择,恶意竞争只能让卖家获利”,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董事长苏比尔·拉哈表示,“我们需要彼此信任”。

中印能源安全现状评估

二、不断进取的能源外交

艾亚尔此次访问中国,将与中国官员晤谈,就双方携手并购海外能源资产交换意见。石油输出国家组织欧佩克高层官员去年底也曾走访中国,寻求增加油源供应的可能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对石油与天然气的需求也与日俱增。2003年中国净进口石油9700万吨,与2000年相比,增长39.35%,平均年增长11.69%,石油对外依存度达36.4%,且海外石油进口量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进口国。2004年,据海关统计,中国3.14亿吨的原油消费量中,有1.22亿吨从国外进口,对外依存度高达40%以上。2005年中国石油总需求增长率预计为10%左右,需求量约3.54亿吨。能源需求的弹性系数也明显上升,从2000年到2003年分别为0.02、0.47、1.21和1.45。2003年,能源消费总量的增长速度比GDP的增长速度快了4.1个百分点,但仍然满足不了需要。目前中国油气储量居世界中游,约占世界能源总量的十分之一,但相对量严重不足。人均可采储量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000年中国人均石油可采储量只有2.6吨,仅占世界平均水平的11.1%,难以满足经济发展的需求。

为了防止国际油价剧烈波动对经济的影响,印度国有石油公司从90年代中期便开始积极购买国外石油公司或油气田的所有权。1996年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成立了专门负责购买和开发海外资产的子公司——维迪什公司,以购买石油上游资产。该公司的规划相当庞大,准备到2025年将其海外石油产量增加到6000万吨。目前,印度石油公司在很多国家都购买了石油资产,例如在美国;俄罗斯;非洲的埃及、加蓬、利比亚、尼日利亚、苏丹;亚太地区的澳大利亚、东帝汶、越南;中东的伊朗、伊拉克、阿曼、卡塔尔、叙利亚、也门;南美的巴西、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几内亚比绍共和国等。

艾亚尔此行被认为是印度和中国锁定能源合作、避免冲突的关键一步。现年65岁的艾亚尔部长致力于推动中印国有石油公司合作以降低获取海外能源的成本,避免中印石油企业恶性竞争。艾亚尔部长此次访华,希望能够加紧两个石油稀缺国之间的联系。印度一些石油公司也希望能与中国公司合作竞争海外能源。

印度是世界石油与天然气消费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供需矛盾突出。从独立至今,印度能源战略经历了从基本依靠进口到最大限度实现自力更生的变化历程,但受制于资源条件,目前油气仍以进口为主,是世界第六大石油消费国和进口国。其能源消费量占全球总量的3%以上,其中石油占33%,天然气占7%。印度也是全球能源消费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其速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倍。随着经济的加速发展,印度能源总体需求将呈加速递增趋势。根据美国能源部《2004年度国际能源展望》报告,2025年,印度能源需求中石油为日均530万桶,天然气每年为2500亿立方英尺2等等;与目前相比,各种能源需求都将大幅提高,其中石油将增加1.5倍,天然气2.1倍;消费结构也有所变化,其中石油占34%,天然气占16%。

从2001年至2008年,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已经斥资110亿美元,投向苏丹、俄罗斯、越南、伊朗、伊拉克和缅甸的14个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开发与建设。例如,2001年2月,印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与俄罗斯签署长期协议,印方将投入17亿美元,获得萨哈林油田20%的开采权,这是印度对外投资中的最大手笔,突出表明它对获得海外油气资源的高度重视。经过几年的运作,该项目已经获得现实回报,2005-06年度已开始向印度国内供油。同年,该公司还在越南的天然气项目中获得45%的开采权,2002-03年已向印度供气。2004年,它在北非的苏丹采取合资方式开采当地石油资源,即向加拿大塔里斯曼能源公司购买其控股的“大尼罗河项目”25%的份额。此前,中国公司已从美国西洋公司购买了其中的股份。

此前,曾有印度官员表示,艾亚尔访华期间讨论的议题包括印度公司和中国国有能源企业联合竞购俄罗斯、独联体国家、非洲和拉丁美洲石油和天然气资产的可行性。据悉,此次访问议程的主题将是中印正式签订能源合作协议。届时,艾亚尔将出席并主持两国政府及中石油、印度国家石油公司之间交换谅解备忘录的仪式。

中印同属发展中大国,经济发展迅速,油气消费量大,对外能源依赖度高,两国在能源领域具有一定的共性:首先,两国国内生产量均相对不足,供需缺口不断增大。其次,中印两国对外油气依存度大,并呈不断增长的态势。

2004年年底,印度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双方签署了能源合作协议根据这项协议,印度将向俄罗斯的两个油田投资30亿美元,其中15亿投到萨哈林3号油田,另外15亿投到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在里海合资的“库尔曼加兹”油田。2005年1月,印度与厄瓜多尔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两国要加强合作,共同开发厄国的油田。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已出价收购加拿大能源公司在厄石油资产。2005年4月,印度邀请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访印,双方签署了6项能源合作协议,其中包括两家印度企业购买委内瑞拉一座油田49%股份的协议。2006年初,印度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两项关于能源合作的协议。

艾亚尔将率领一个由政府高官和石油公司管理人士组成的印方高级代表团,于1月10日启程访华3天。分析人士认为,艾亚尔的来访对双边关系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有助于推动双边贸易进程。

中印两国在海外油气竞争中

此外,印度的国有石油公司还与国内外私营和国营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共同开发海外的油气资源。例如,2005年7月,印度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与钢铁大王米塔尔合作,共同在中亚和非洲实施勘探、开发和生产项目。2005年12月,信实工业有限公司与中国海洋石油公司达成协议,共同在非洲进行石油勘探。

有共同利益

国际能源网讯:在印度政府的能源战略中,目前正在认真探讨从西、东、北三个方向取得宝贵的油气资源。也就是说,它正在积极探讨和推动从西亚、中亚和缅甸三个方向铺设抵印输气管道的计划。如果在地图上进行标识,我们不妨将其称之为油气来源的T型设想。所谓西线,就是铺设从伊朗经巴基斯坦至印度的输气管道;所谓东线,就是铺设从缅甸经孟加拉国至印度的管道(替代路线为绕道印度东北地区,然后径向印度内地以避开与之关系不佳的孟加拉国);所谓北线,就是铺设从土库曼斯坦经阿富汗再经巴基斯坦至印度的管道(替代路线为从中亚经中国新疆至印度)。

中印两国同为世界能源消费大国,在维护以油气供应为主的能源安全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看,两国完全可以像西方经合组织国家一样,通过合作来共同应对日益突出的石油安全问题。

从目前情况来看,西线进展进快。印度和伊朗已经达成谅解,计划铺设一条总长达2775公里、造价为41.6亿美元的管道。该管道建成后,印度每年将从伊朗进口500万吨天然气(价值400亿美元),其成本将比海上运输或海底传输低75%左右。尽管美国已经对此表示极大不悦,并致信印度外交部,要求后者停止与伊朗的合作计划,否则将依据《达马托法》实施制裁,但印度的态度相当明确,那就是继续积极推动该线管道。用印度石油公司总裁的话来说,要求印度的最高利益屈从美国最高利益是没有道理的。

首先、中印应规避寻求海外油源时因同质恶性竞争而造成的两败俱伤。长期以来,在中印海外能源竞争中,印度奉行“零和博弈”的观点,视中国之所得为其之所失,难以形成与中国进行能源合作的战略决断。如双方在苏丹、安哥拉的石油勘探权之争及不久前对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等等,频频“撞车”的事实不容忽视,这种破坏式竞争现象与两国的利益是不相符的。经过反复比较与中国海外油气争夺中的所得所失,印度发现受益者不是中国,也不是印度,而是各大石油公司或资源国。正如2005年10月17日印度石油和天然气部长艾亚尔率团总结不久前印度在竞购哈石油上失败的教训时说:“我不认为两国的未来在于竞争。我认为哈石油的例子本身表明,中国和印度在竞争时,也许是中国取胜,也许是印度胜出,但心满意足跑到银行数钱的是那些利用两个潜在买家的竞标,白白赚取6亿美元的家伙们。”

东线的情况也比较乐观。2004年,印度帮助缅甸在安达曼海域发现储量高达14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2005年2月,印度与缅甸和孟加拉国能源部长就修建管道一事达成谅解,计划铺设从缅甸经孟加拉国至印度的输气管道。该项目预计投资10亿美元,每年可向印度供应6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为争取孟加拉国的同意,印度正在通过各种渠道说服孟加拉国,允诺每年向孟支付大约1亿美元的过境费,并划出两条陆地走廊为孟从尼泊尔和不丹进口电力和其他商品提供便利。

因此,印度决定转变其与中国“零和博弈”的海外能源战略。艾亚尔认为,在寻求获得其经济迅速增长所需能源供应方面,亚洲两大新兴经济大国——中国和印度应该通力合作,而非相互竞争。

北线的设想难度较大。印度与中亚国家的关系一向较好,近年又不断加强对中亚外交的力度,其深层的考虑就包括获取中亚的油气资源。但是,由于此线涉及的因素更为复杂,特别是要通过战乱仍未解除的阿富汗,且要通过高海拔的克什米尔,无论技术可行性、经济可行性和可供油气量都存在难以估量的变数。
三、成功合作的部分案例

其次、中印能源领域的合作将带来双赢的局面。一方面,中印两国在进军海外时都面临着国际石油公司的激烈竞争。与它们相比中印两国的国有石油公司在资本、技术和管理经验方面都存在较大差距,两国公司联手可以增强竞争力。另一方面,中印联手可以增加与能源输出国,特别是与OPEC及俄罗斯进行价格谈判时的砝码,克服“亚洲溢价”的存在。与欧洲和美国不同,亚洲国家购买原油并未取得一致,通常只是单独进行交易。这严重影响了谈判的效率,造成了亚洲能源“溢价”的存在,有数据分析显示:自1992年起亚洲的石油价格就高出欧美1至1.5美元每桶,而且目前已扩展到液化天然气和液化石油气等领域,亚洲石油消费国为此平均每年向石油生产国多支付50亿至100亿美元。中印两国的能源合作会起到积极的“溢出效应”,一同抵制“亚洲溢价”。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它所蕴藏的石油资源仅为50亿吨,不到全球人均水平的7%。自从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它所购买的国外石油与年俱增。2008年,中国原油进口量为1.78万吨,成品油进口量为3900万吨,同比增加9.6%,对外依存度为48.5%,2009年,中国进口原油接近2亿吨,对外依存度已超过50%。

第三、中印巴三角关系的良性互动有利于促进地区安全及各方利益。巴基斯坦是印度从陆上连接中亚、伊朗的必经之地,对印度扩大海外能源供应、确保供应线路安全具有特殊的意义。当前印度的天然气管道建设有“三线计划”,其中两条线必须经过巴基斯坦。而印巴对峙致使印度与伊朗筹划的天然气管线已被搁置十多年,这条管线贯穿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三国,全长2600公里、总耗资约40亿美元。因存在克什米尔问题等潜在争端,印度担心巴基斯坦将来会掐断该天然气通道,威胁到其能源安全,这使得印度想从中国那里得到能源安全保障,并提出了将天然气管道修建至中国的建议。印度《金融快报》一篇专论就曾指出:“中国的加入将会确保管线的安全。考虑到中巴之间的友好关系,巴基斯坦将不会轻易对管道做出破坏。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印之间的能源合作将会为保证印度的能源增加安全系数”。

数字是最有说服力的。国际能源署预测,2010年中印两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将分别为61%和85%,到2020年将分别为77%和92%。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印度是世界第五大消费国,马上将成为第四大消费国,到2030年它可能超过日本和俄罗斯,成为世界上第三大能源消费国。正如印度前石油部长艾亚尔所说,既然我们无法避免对进口能源不断增加的依赖,我们就必须利用石油外交来降低这种依赖的风险”。

中印油气安全合作的前景

基于这种认识,中印两国政府已经开展能源对话,进行能源合作。2005年4月,中国总理温家宝访印期间,两国政府发表了《联合宣言》,其中第9条指出,双方同意在能源安全和节能领域开展合作,包括鼓励两国有关部门和单位在第三国协作勘探和开采石油天然气资源。早在2004年,中印在苏丹“大尼罗河项目”中采取分别买入股份的形式成为事实上的合作伙伴。2005年12月,两国石油公司第一次联手以5.73亿美元收购加拿大石油公司在叙利亚的一处石油资产37%的股份。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还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在伊朗一道开采雅达瓦兰油田,其中中国控股50%,印度控股20%。2005年2月22日,印度燃气公司与中方签订协议,印方投资2.43亿港元入股中国燃气公司,成为有史以来第一次两国上市公司之间的合作。2006年8月中印再度联手买下哥伦比亚一油田50%的股份。

2005年7月5日上海合作组织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峰会上接纳了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为观察员国,上合组织由6国增加到了10国。上海合作组织扩大后,拥有世界最重要的能源供应区域,包括了西起伊朗、经里海到外高加索、再到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和远东的广袤地域,已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源富集区,称得上是世界能源供应的心脏地带。而且、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建立的区域能源合作机制,其范围将十分广泛。例如:制定区域能源合作战略规划,协调体系内各成员国的能源政策与投资方向;开展国际能源信息与节能及新技术的交流,构建区域内能源信息沟通的平台;共同推动油气管网体系的建设,保障油气输送层面的安全等诸多方面。这将是世界上第一个拥有能源生产国与消费国间广泛联系的超国家区域合作体系,届时上海合作组织在能源问题上说话的分量会更重,意义十分深远。

2006年1月,时任印度石油部长的艾亚尔率领印度天然气代表团访问中国。访问期间,双方签署了5份文件。此外,多边的能源对话也成为中印进行合作的舞台。例如,2004年11月,印度邀请中国、日本和韩国的代表在新德里召开会议,希望集体与中东石油供应商谈判,以便降低石油溢价。2005年初,印度举办亚洲石油经济合作部长圆桌会议,邀请中国等参加。会上,包括亚洲主要的石油消费国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在内的国家同意采取一致立场,共同应对“亚洲溢价”和石油安全问题。2006年12月16日,中、美、日、韩、印五个能源消费大国的能源部长在北京开会,共同探讨如何维护国际能源市场的稳定和能源安全的问题以及如何形成合作而非竞争的关系。另外,中印俄三国峰会和外长对话也提出了如何加强三方能源合作的问题。

此外,以能源合作为契机带动经济、政治领域内的合作,也是中印油气安全合作的目标之一。

四、避免恶性竞争的思路

近年来,中印关系迅速改善,两国一致同意摒弃前嫌,共同努力,为建设亚洲两个大国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而合作。印度和中国已成为世界发展最快的经济力量,而两国也需要对方市场来出售产品,获得自然资源。如中印两国经贸合作可以促进中国强大的手工制造业与印度先进的信息技术的协同合作,使它们能够实现两国经济上谨慎而循序渐进的结合,避免了高失业率的出现等等。因此如何以能源合作为突破口,促进双方的经济、政治全面合作将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

作为两个正在迅速崛起的大国,中印对能源的需求急剧加大。而同样作为能源消费和进口大国,双方为获得国际油气资源确实出现了一些矛盾和竞争。

因此,在思考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中印能源合作时,我们必须注意坚持以下几个基本方针:

一是加强沟通。尽管有些商业行为需要保密,但是必要的沟通可使双方心中有数,趋利避害。二是注意规避。中印都是体量庞大的国家,在可能情况下应从长计议,避免两败俱伤的后果。三是促进技术交流。双方在不同的方面各有所长,可以采长补短,共同发展。四是共同推动世界能源市场的稳定。虽然中印在这方面的作用有限,但应尽量争取较多话语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马加力)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