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酒店被判担责五成,至今未恢复人形

作者:关于我们    发布时间:2019-12-19 17:24    浏览:

[返回]

据广州日报报道,备受关注的珠海虐待保姆案9日在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案发后雇主魏某对外坚称小保姆身上的累累伤痕是车祸和多次摔伤所致,否认自己对保姆的虐待行为,但公安机关通过大量侦查,日前提供司法鉴定对此表示质疑。当日在法庭上,魏某仍然声称自己与保姆的关系如同姐妹,不可能对其有严重伤害。 雇主继续否认伤害保姆 五年前光彩照人的河南小姑娘敏敏在珠海单身女士魏某家做了五年保姆后变得面目全非,眼睛鼻子肿大、嘴巴裂了、牙齿掉光了……今年1月份爆出这些累累伤痕全是雇主的“杰作”,至此珠海某女士虐待保姆案轰动全国,引起珠海市政府、妇联、检察、公安等机关的高度重视,随后魏某被珠海市香洲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日前,珠海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对魏某提起公诉,9日,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首次开庭审理。 案发后,魏某对外称保姆被车辆撞过一次,身上骨折和其它伤痕多是那次车祸留下的。在当日的法庭上,雇主魏某继续否认对保姆有过严重伤害,并称除车祸外,小保姆敏敏一直走路磕磕绊绊,经常摔倒,不少是自己摔伤的。 当公诉人对魏某家的阳台、天花板甚至门框缝隙等多处留有敏敏血迹提出质疑时,魏某辩解称,天花板上是因为保姆一次摔破酱油瓶,将酱油溅到天花板上了,这些印迹是酱油痕迹,同时魏某称敏敏擦拭天花板时擦破了手,可能留有血迹。至于家中墙壁、门框上多处血迹,魏某称,敏敏走路左脚撞右脚,经常绊倒摔伤,可能是每次摔伤后习惯性地用抹布擦拭,然后又擦墙擦门。 雇主称“我们情同姐妹” 魏某还声泪俱下地声称自己与敏敏亲同姐妹,经常买敏敏爱吃的给她。敏敏出“车祸”后自己倾其所有为其做整容手术。魏某称案发前自己带敏敏到医院做过两次较大的整容手术,5次以上带其看过门诊,至少花去了两万元钱,基本耗去了此前她的大部分积蓄。 魏某承认在这五年里自己仅打过保姆两次,但是为了保姆好,法庭上魏某称一次是敏敏偷了她一百元钱,一次是偷吃葡萄,而且事后都撒谎,自己为了教育敏敏正确做人,才用鸡毛掸子轻轻地打了她几下,但未造成任何伤害。 三份司法鉴定质疑雇主 由于一直不承认自己对保姆有过伤害行为,在魏某被羁押后,公安机关进行了大量补充侦查,日前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向相关部门及受害人提供了三份最新司法鉴定。 第一份是关于雇主魏某的法医鉴定结论。鉴定结果显示,雇主魏某在作案时无精神病性障碍;目前也没有精神病性障碍。 第二份是关于敏敏身上伤痕成因的法医鉴定结论。鉴定结果表明,敏敏头面部损伤非一次性暴力形成,不符合交通事故损伤的特点;从皮肤和骨骼损伤修复的特点来看,敏敏身体上的损伤符合多次且多时段形成的特征。 第三份则是一份法医学物证检验鉴定结论。这是相关人员在魏某住所现场提取的八份斑迹的鉴定结果。鉴定结果显示,现场走廊两侧门框上、敏敏卧室枕套上、敏敏卧室被单上等多处可疑斑迹都检出了人血,且基因与蔡敏敏相同,而非雇主魏某所留。 鉴定的结论与保姆敏敏此前的供述基本吻合 因为质证时间过长,该案将择日再度开庭。目前有关部门还在做进一步鉴定。昨日庭审结束时,公诉人也表示将提供最近司法鉴定和更多其它证据对魏某辩解进行质疑。

图片 1

夏季是我们使用浴室最多的时候,但是浴室装修也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除了浴室水电安装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浴室地板,有很多人在装修浴室时只考虑到美观效果,却忽视了安全问题,近日珠海法院判了这样一个案子,一湖北退休教师在入住酒店后因浴室地板和脱鞋不防滑而摔倒受伤,珠海酒店被判担责五成,这不得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注意,无论是酒店还是家庭装修都要做好浴室安全防范。下面就和珠海装修网小编一起来了解下新闻详情吧。

曾经备受关注的光明一岁多女童,被母亲男友摔伤致死案件,有了最新的进展,目前,涉案的女童母亲和男友均被起诉。

2018 年 7 月,1 岁多的女童邓子琳跟父亲同居女友陆某鸥单独相处时不幸身亡,当时陆某鸥称孩子是踩到尿液不慎摔伤致死。事件引起相关部门和多名律师的关注,邓子琳母亲邓女士代理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委托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对邓子琳死亡一案进行法医学书证审查论证。今年 7 月 18 日,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出具独立第三方专业意见,认为邓子琳的死亡符合虐待和家庭暴力所致。

60多岁的湖北退休教师叶先生到珠海旅游,入住酒店洗澡时不慎摔倒受伤。因质疑酒店拖鞋和地板太滑,存在安全隐患,他将酒店告上了法院,并提出索赔,近日经香洲区人民法院判决,一审获赔7万余元。下面珠海装修网小编就带大家一起回顾一下案件详情吧。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去年1岁多的女童萌萌因外伤性颅脑损伤离世。去世前,她的头部及全身有多处淤青、划伤,以及烟头烫伤痕迹,而肇事者正是女童母亲朱女士的同居男友谢某。

图片 5

住酒店摔倒 治疗花了4万多元

近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对谢某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虐待罪,对朱某以涉嫌虐待罪,依法向法院提起了公诉。

北京专家审查意见显示邓子琳死亡符合虐待和家庭暴力所致。 邓女士供图

2015年7月28日晚,时年61岁的叶先生到珠海旅游,并入住吉大某酒店,不料洗澡时在卫生间摔倒,因年事已高,当时疼痛不已,后被120救护车送往广东省中医院珠海医院治疗,经诊断为下肢骨折,并有高血压病、高尿酸血症、胆囊结石、肺部感染等症状,在医院治疗了22天,花费医疗费4万多元。

事件回顾

孩子母亲申请复议,均被答复证据不足

时隔大半年后,叶先生钢于去年5月将酒店告上了法庭,质疑酒店存在安全隐患。在法庭上,叶先生回忆,其当晚在卫生间的淋浴区中淋浴,淋浴完毕后穿着拖鞋从淋浴区出来,由于所穿拖鞋系纸质,太轻且比较滑,酒店卫生间地面砖也很湿滑,当其步行至卫生间内淋浴区外摔倒。珠海装修网小编在此提醒大家一定要尽力消除浴室安全隐患。

2018年9月17日晚,受伤严重的萌萌被送到光明一家医院急救,当时陪同的大人声称,女童是从床上摔落受伤的。

邓女士告诉记者,去年 7 月 30 日晚,1 岁多的女童邓子琳跟父亲同居女友陆某鸥单独相处时不幸身亡。陆某鸥称,孩子当时踩到尿液,不慎摔伤致死。8 月 24 日,司法鉴定报告意见为 " 颅脑损伤出血致死 "。9 月 10 日,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作出不予立案决定。邓女士于 9 月 14 日向该局申请复议。

叶先生还表示,出院后因长期手脚不便,需借助轮椅行动,其是教师,退休后又被湖北某小学返聘,因为此次受伤导致伤后误工近一年,收入也蒙受损失。而事发后,其在东莞工作的女儿也不得不请假半年照顾他,相关误工费也有一两万元。

重症监护室的医生检查后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女童身上有多处伤痕,还有明显被烫伤的痕迹,医护人员随即报了警。

去年 10 月 16 日,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向她出具了刑事复议决定书称,邓女士控告陆某鸥故意伤害被害人邓子琳致死一案中,无违法犯罪事实,该局经审查决定维持原不予立案决定。

叶先生还出具了一份司法鉴定,显示其因外伤致右下肢损伤及后遗症构成十级伤残。

随后,女童母亲的男友被光明警方带走调查。可惜,孩子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几天后,在母亲的坚持下,萌萌被转院带走。后经鉴定,萌萌因外伤性颅内损伤死亡。

随后,邓女士向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得到的答复是证据不足、不予立案监督。她又向南宁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等到的依然是同一结果。

经过计算,叶先生一次性向酒店索赔后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护理费、误工费等合计23万余元。

据萌萌的父亲朱先生介绍,他与萌萌母亲朱女士在2018年3月离婚后,朱女士便不让他再见萌萌,也不愿意透露女儿的消息。直到萌萌入院,朱先生才知道,朱女士和同乡谢某同居。

邓女士将自己维权的过程发布在网络上,引起很多媒体关注。

酒店称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经检察机关审查认定,谢某经常用衣架抽打女童、甚至用铁管戳胸部、用烟头烫手指等,造成女童身上多处瘀青、擦伤、手指皮肤缺损等。

针对舆情,去年 11 月 9 日,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发布情况通报称,暂不存在违法犯罪事实。江南警方秉承公平正义法治精神和对死者高度负责的工作态度,决定组织专班展开新的调查。今年 1 月,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检察院和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刑侦大队仍认为证据不足。

针对投诉,涉事酒店方面称已经尽到了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在淋浴区设置了防滑垫以及防滑标识。

2018年9月17日当晚,谢某将萌萌推搡倒地,后又两次将萌萌高高举起重重地摔在地上,致其昏迷后,因严重颅脑损伤死亡。为此,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虐待罪,追究犯罪嫌疑人谢某的刑事责任。

孩子身存多处伤口,并非医生抢救留下

酒店还在法庭上出示了酒店其中一间客房的照片,显示洗手间地面全部铺设瓷砖,在淋浴区与洗手间地面之间连接有大理石隔离条,淋浴区地面铺有防滑垫,墙面还贴有防滑提示,提醒客人洗浴前不要将拖鞋穿入淋浴房,并确认安全。

而萌萌母亲朱某作为第一监护人未尽到监护义务,也有多次殴打行为,对男友长期虐待、殴打女儿的行为不但没有制止,在案发当晚更是躲在房间里,最终导致了女儿被虐致死的惨剧,为此,检察机关以涉嫌虐待罪提起公诉。

在这起案件中,警方认为,根据前期勘验调查和司法鉴定报告,死者邓子琳系摔伤引起颅脑损伤出血致死。经初查,其身上出现针眼、淤青等痕迹系当时抢救和前期治疗腿部骨折时遗留的痕迹。

“这间客房与叶先生摔倒的客房是同种房型”,酒店方面认为,叶先生作为一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因湿滑可能导致的危险应当能够预见,如其洗澡时,能遵守酒店的安全提示,合理设置防滑垫,即可以避免危险的发生,其摔倒是因个人疏忽大意所致,由此造成的损害后果由叶先生自行承担。

办案检察官心声:有些人根本没资格来为人父母!

此外,警方称已调查陆某鸥的手机,未发现其抱怨发泄对邓子琳不满的言论,且其被询问后还和报案民警联系索还手机、到深圳打工后还配合公安机关回来接受调查,办案民警认为这不符合 " 杀人犯 " 的心理和行为;办案民警调取了周围及楼房监控录像发现,其间,陆某鸥没有离开出租房,也未发现异常。

不过,对于酒店的说法,叶先生并不认同。他说,事发时,淋浴间内并未设置防滑提示标志和防滑垫,也没有大理石隔离条,照片中的“防滑提示标志”应是酒店事后张贴。

办案检察官表示,这个世上,很多身份、很多职业,都需要持证上岗,而为人父母,却没有任何门槛。坦诚说,很多人没学会、没准备好、没能力、甚至根本没资格来为人父母!

邓女士说,她曾带着尸检报告找到医院的主治医生,一个针孔一个针孔地核对。医生对照尸检报告后告知说,孩子手指指腹、头部等针孔,是在医疗抢救过程中留下的,但孩子遗体上左脚脚底和右大腿上的伤口并非抢救时留下。

庭审结果

家庭,本应是每个人最温暖的地方。监护人对于被监护人有着法定的监护义务,而家庭成员包括共同生活人员之间,也都有着明确的反家暴、反虐待等禁止性规定。而本案中,如果不是医生那种出于本能的义愤,没人报警的话,别说这种特殊成长环境下的小女孩受的虐待无人问津,甚至连她致死这种恶性案件都很可能已被湮没,法律的正义也无法伸张。

今年 6 月 12 日,南宁市妇联看到媒体报道邓女士的遭遇后主动联系她,提出可以帮她提供心理疏导并申请临时救助金,还向南宁市公安局、检察院发函,请求重视邓子琳意外死亡案。

双方各担责五成 住客获赔7万多元

本案是一个惨剧,更是一个悲剧。在依法严惩相关犯罪的同时,我们希望,案件背后反映出的相关社会问题,更能让人警醒。

第三方出具意见,符合家庭暴力原因

对此,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叶先生称事发时事发酒店客房内洗手间淋浴区地面并未铺设防滑垫及贴有安全警示标示,酒店虽然提交了同房型的客房照片,但该照片既不是事发客房的照片,也不是事发时的照片,故无法证明事发客房洗手间内有作出上述安全措施。

美国疾病控制和保护中心(Centersfor 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将“虐童”定义为:任何对儿童导致伤害、潜在的伤害或恐吓的伤害的行为,同时,该机构将“虐童”分为四种类型

今年 6 月 15 日,邓女士和代理律师万淼焱向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及福建园派出所递交了他们搜集到的最新证据。7 月 3 日,代理律师万淼焱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委托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对邓子琳死亡一案进行法医学书证审查论证。

法院表示,即使当时铺设有防滑垫及贴有安全警示标示,但该安全警示标示张贴在淋浴区内,且字体过小,一般情况下,顾客在淋浴过程必须仔细阅读才能知悉全部内容,因此无法起到充分的安全警示作用;其次,酒店经营者应当预见到洗手间因淋浴等原因容易产生地面湿滑,顾客在出入淋浴区时均有可能因脚部或地面湿滑等原因摔倒,酒店仅在淋浴区内铺设防滑垫,未能考虑到顾客淋浴后出淋浴区时同样有滑倒的风险,而未采取必要的防滑措施。综上,法院认定酒店在安全管理上有疏漏,未尽到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对叶先生的受伤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忽视

7 月 18 日,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出具独立第三方专业意见。意见中称,经分析论证,认为邓子琳的右大腿骨折和颅脑损伤,均不符合自然的意外原因导致,符合虐待和家庭暴力所致。审查论证人为胡志强和庄洪胜。

不过,法院也表示,叶先生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由于疏忽大意未尽到充分的注意义务,自身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综合双方的过错程度,法院酌定叶先生对自己的损害后果承担50%的责任。

持有监护权的成人,对于受扶养的未成年亲属,对于其饮食、教育、医疗、衣物、卫生等基本需求,刻意忽视。特征是明显的营养不良、不合身的衣物、学龄儿童未去学校等。

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到,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经北京市工商管理局正式批准成立,提供各门类司法科学技术的咨询服务,曾为 " 聂树斌案 " 出具过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审查论证人之一的胡志强,从事法医鉴定工作 30 多年,曾在 " 湖南黄静死亡案 "" 黑龙江代义死亡案 "" 福建念斌投毒案 "" 河北聂树斌杀人案 " 等案件中担任鉴定或论证专家。

针对叶先生提出的23万余元的索赔要求,法院表示,事发时,叶先生已退休,因此不存在误工损失,其主张自己退休后被返聘,但未提交证据证明。综合各项费用,具体的损失金额应为14.9万余元,由于叶先生自己需承担50%的责任,因此酒店应赔偿7.7万余元。

暴力伤害

7 月 19 日,邓女士告诉记者,目前,律师已将这份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从北京寄过来。她收到后将再次前往派出所申请立案。

因地面太滑,男子沐浴摔伤,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注意,珠海装修网小编提醒大家,装修前一定要做好浴室设计图,采用防滑地板,了解浴室装修注意事项,万万不可为了美观而留下安全隐患,特别是有孩子的家庭,更要注意这个问题,此外在购买脱鞋时一定要了解其防滑性。安全无小事,绝对不能留下安全隐患。

对于儿童,踢、踹、捏、打耳光、拉耳朵、拉头发、鞭打、捆绑、香烟烫伤,与过度的体罚。施暴者往往声称只是在管教小孩。但是导致儿童严重受伤或死亡,将涉及刑责。施暴者的施暴行为,往往不是一次性的,因此受虐儿童的身上常会有异常数量的外伤与旧伤痕。为了遮掩伤痕,受虐儿童常无视气候变化,终年穿着长袖衣裤。施暴者在儿童就医时,常捏造其外伤发生的原因与病史,以规避责任。

记者咨询了南宁某律师事务所的李律师。律师分析认为,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医鉴定书,是由具有鉴定资质的专业机构做岀的,是结论而不是意见,具有重要的证据效力。而两位专家出具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只是他们表达作为专业人士对邓子琳案件的个人意见,可以作为公安机关的参考,并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证据资格。所以,单就一份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而言,并不能改变该案的基本定性。但如果受害人家属不认可公安机关出具的法医鉴定结论,可以申请重新鉴定。

性虐待

( 原题为《幼童摔出 " 多处出血颅脑损伤 " 致死 第三方出具专业意见:幼童死亡符合虐待和家庭暴力所致》 )

通常指成人或年纪较大的青少年,对儿童性虐待,得到刺激的快感。强迫儿童裸露生殖器或触摸,或对儿童使用情趣用品,或异物插入等。施虐者可能是儿童熟识的人,家人、亲戚的孩子、朋友的家人、保姆、邻居等,使儿童会主动防备的陌生人仅占少数。可能导致儿童罹患性病,生殖器、秘尿道、直肠遭到细菌感染或撕裂伤。

精神虐待

谩骂、嘲笑、羞辱、批评、恐吓威胁、损毁或丢弃物品、烹煮宠物等。不过这很难界定是否为精神虐待。受虐者可能主动远离施虐者,或暗自咒骂,或反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