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宣布将轰炸贝鲁特南郊要求居民撤离,以军空袭黎南部村庄造成40多人死亡

作者:关于我们    发布时间:2019-12-19 17:38    浏览:

[返回]

以色列10日宣布,以军将对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南郊的哈伊萨尔姆、布尔吉巴拉吉纳、希亚哈3个地区进行轰炸,要求当地居民迅速撤离。 这一消息来自以色列飞机当天下午在贝鲁特市区和南郊散发的大量传单。以色列传单说,以军将扩大对贝鲁特的军事行动,要求当地居民从3个地区迅速撤离。 据悉,3个地区的居民看到传单后已经开始撤离。黎巴嫩最高救援机构当天下午也通过媒体告诉人们,愿意为撤离的家庭提供运输工具。 贝鲁特南郊的哈伊萨尔姆、布尔吉巴拉吉纳、希亚哈均在真主党的控制区内。此前已经遭到过以色列炮火的轰炸。 据黎巴嫩最高救援机构9日公布的统计数字,自7月12日黎以冲突爆发以来,以军对黎巴嫩的轰炸已经造成至少1087人死亡,3568人受伤。

黎巴嫩总理西尼乌拉7日说,以色列战机当天对黎巴嫩南部边境的侯拉村发动空袭,造成40多人死亡。 西尼乌拉在当天召开的阿拉伯国家外长紧急会议上说,以军战机对侯拉村居民进行了“有预谋”的“可怕屠杀”。 黎巴嫩安全部门的消息说,以军战机首先摧毁了该村一幢藏有17人的房屋,不久后又对附近的4幢房屋发动了6次打击,当时这4幢房屋中约有40人。由于以战机仍在轰炸该地区,救援人员无法进入现场实施救援。 当地居民认为约60人在这次空袭中丧生,其中包括许多儿童。他们说,死者大多为牧羊人及其家属,他们因不愿丢弃牲畜而没有撤离。 另据黎巴嫩警方说,以军还空袭了黎南部西顿港以东的加济耶地区,导致至少14名黎平民死亡。 阿拉伯国家外长紧急会议7日下午在贝鲁特开幕,会议将讨论当前黎巴嫩局势和黎政府提出的解决黎以冲突的七点方案。

真主党这次真的把以色列给耍了。在接连两天没有看到真主党发射火箭后,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胸有成竹地宣布:“我想,真主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以色列的军事行动解除了武装。”然而,奥尔默特的话音刚落,真主党就在一天之内向以色列破纪录地发射了至少230枚火箭!到8月3日,共炸死6名以色列人,真主党发言人宣布,他们不会停火,直到以军全部撤出黎巴嫩!作为报复,以色列随即恢复了已经中断一星期的对贝鲁特南郊的轰炸,并且将地面部队推进到距贝鲁特仅100公里的巴勒贝克。正如8月3日的黎巴嫩英文报纸《每日星报》所说,“这一天,双方都创造了新的第一”。战事升级了。

图片 1

被传弹药殆尽的真主党一下子发了230枚火箭

1982年6月10日,以军飞行员纳维赫驾驶这架F-15击落3架叙军战机

阿拉伯媒体3日这样报道真主党的火箭战:“凄厉的警报声不时地在海法、纳哈里亚、太巴列、基尔亚特·什摩纳等以色列多个北部城镇上空回响,一枚枚火箭像是长了翅膀,雨点般地落向这些地方。”这对以色列是绝大的讽刺。除了奥尔默特之外,早在三个星期前,以色列总参谋长哈卢茨也曾拍着胸脯说,真主党“大约2/3的火箭发射装置已经被打掉”,照哈卢茨的说法,现在真主党该没有再发射火箭的能力了。

黎巴嫩战争是第四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间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其间,以军用电子战为先导,充分发挥电子战威力,以大规模、多批次、行动突然的空袭作战,对部署在贝卡谷地的叙利亚军队防空导弹阵地实施毁灭性突击,并给予叙空军沉重打击,成为空袭作战史上的经典战例。

据以色列证实,2日一天,真主党共发射了230枚火箭,而真主党自称发射了300多枚。这是战争开始后真主党最大规模的行动。此前只有在战争刚开始时真主党一天打过100多枚火箭弹,后来减少到一天10枚甚至不发。8月2日的火箭袭击造成1名犹太人死亡,多人受伤。虽然伤亡不大,但它对以色列居民构成的心理恐慌却是巨大的。而且,真主党还第一次发射了射程超过60公里的火箭,这是迄今为止最远的一次,有多枚火箭已经打到约旦河西岸。

双方兵力

8月2日是《环球时报》记者程刚、谷棣赴叙利亚采访前在贝鲁特过的最后一夜。3日凌晨2时30分,正在写稿的记者听到爆炸声,接着每隔5分钟,就会有一声沉重的爆炸声响起。以色列的空袭又来了。虽然是黑夜,但在路灯的映照下,仍能看到滚滚浓烟直升天空。

以军:陆军15个旅,总兵力10万余人,作战飞机近300架,作战舰艇约70艘,坦克1300余辆,大口径火炮200余门,装甲车2400辆。

记者在当地很直观的印象是:以色列对黎巴嫩的攻击在加强。电视画面上也不断播出大量以军的画面,包括以军直升机突袭距离贝鲁特仅100公里的巴勒贝克等。据以军方称,他们8月1日还攻击了黎巴嫩北部的一所医院,打死10名真主党武装人员,抓走5名,并找到大量有关真主党的情报。但真主党方面已经否认,说以军逮到的都是平民。

巴解武装和叙利亚部队:总兵力7.1万余人,作战飞机300多架,坦克1050辆,火炮570余门,高炮220门,装甲车600辆,各型防空导弹26套。

2日夜里,以军与真主党在黎巴嫩南部的阿塔·夏布村打了一场激烈的地面战。参战的是以色列著名的“戈兰尼”装甲步兵旅,战斗持续了几个小时。一名以军受伤,另有两名以军受重伤,而真主党付出了7人受伤的代价。真主党宣布说,他们摧毁了6辆以军坦克。以色列开始完全否认真主党的说法,最后承认有一辆被炸。

作战背景

3日上午,以军继续空袭贝鲁特南郊和贝卡谷地。以色列战机向黎巴嫩南部的10多个村庄空投了大量传单,警告村民“如果不想丢命的话,赶紧离开你们的家”。与此同时,真主党至少30多枚火箭落在以色列北部村庄,造成5名平民丧生,不少房子被击中,燃起熊熊大火。真主党也警告说,已经做好准备跟以军“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争夺”。

以军于1982年1月,拟订了代号为“加利利和平行动”的作战计划,企图以武力消灭驻扎在黎巴嫩南部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武装,在黎以接壤地区建立纵深达40公里的“安全”地带,使巴解武装不能直接从黎巴嫩南部袭击以色列北部地区;如战事顺利,则北上歼灭巴解武装主力;拔除叙利亚设在贝卡谷地的导弹阵地,解除其对以色列空军的威胁,进而迫使叙利亚从黎巴嫩撤军;打击黎巴嫩左翼势力,在黎巴嫩扶植一个亲以色列的政权。

真主党“烈士”都生于80年代

5月中旬,以色列海军举行有20多艘舰艇参加的登陆演习。

黎以冲突至今,至少已造成黎方750人死亡,以方55人死亡。参战的以军士兵多达1.3万人,每天的战事耗费更高达2亿美元,但用现代科技武装起来的以正规军,却奈何不了被以色列视为乌合之众的真主党,难怪3日以色列《国土报》称之为“最不成功的战争”。

6月初,以色列利用埃以和谈成功,两伊战争进入紧张阶段,国际上关注英阿马岛之战,黎巴嫩国内各派矛盾加剧的有利时机,对黎巴嫩发起进攻。

真主党有如此强的反击能力,令包括军事专家们在内的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真主党太神秘了。当地人都说没见过,不知道真主党长什么样。在阿拉伯电视台的画面中,可以看到的也都是以军,比如疲劳的以军士兵睡在坦克上,而从没出现过真主党作战的画面。不过当地的一些报纸,像《使节报》等不时有一些真主党发布的公告,公布在与以军战斗中牺牲的“烈士”名单。记者注意到,这些“烈士”的出生年月都在1982年—1986年之间,这些人都是在以军上次入侵黎巴嫩后出生的,显示真主党后继有人。

战争经过

真主党旗下的“灯塔”电视台,虽然其总部在战争一开始就遭以军轰炸,但神奇的是,现在不仅节目照播,而且该台的记者还时不时能从埃及、叙利亚等地发回连线报道。不过,有时纳斯鲁拉讲话时,信号会突然被以色列掐断。

6月4日,以色列借口驻英大使遇刺,出动大批战机轰炸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和黎巴嫩南部巴解武装的军事设施。巴解武装也炮击了以色列北部地区。

以色列军方声称,有7000名来自其他国家的人在黎巴嫩与真主党并肩作战,但黎巴嫩人都对记者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们说,即使这些外国人来了,真主党也不会跟他们合作,因为会担心其中有以色列的间谍。他们说真主党很注意安全,都是用暗号接头的,而且连当地人都没见过真主党,这些外国人又如何能找到他们呢?如果真主党真需要援助,黎巴嫩人都会帮忙。

■地面作战行动

以色列军舰封锁黎巴嫩油轮

6月6日11时,以色列地面部队在50多公里宽的正面,兵分三路发起突然进攻。西路为主攻方向,投入5个多旅,从沿海公路向北推进,先后攻占苏尔、达穆尔、哈尔达等重要城镇,6月9日,进逼贝鲁特南郊。为配合西路进攻,以军分别在苏尔、西顿、萨阿迪亚、哈尔达实施登陆和机降作战。

黎巴嫩已经陷入了油荒,据说汽油供应量只有需求的一半。贝鲁特城内大部分加油站都没油了。开往黎巴嫩的油轮都在海上遭到以色列军舰封锁,进不来。由于燃料不足,贝鲁特大部分地区都开始限电。在记者住的五星级酒店,都是靠自己的发电机发电。

中路以军2个多旅在伞兵配合下攻占纳巴提亚,尔后继续向北推进,相继占领杰津和贝特丁;在西路逼近贝鲁特南郊的同一天,中路先头部队在贝鲁特至大马士革战略公路南侧与机降伞兵部队会合,部分兵力参加贝鲁特以东的战斗。

由于黎巴嫩南部局势紧张,以色列停火那两天,数以万计的黎南居民都跑到北部来了。记者第二次探访黎南部的时候,就感觉不但路上更拥堵,而且因为负载太多车辆,路况都不如第一次好。记者从电视画面上也看到,一些以色列的装甲运兵车,在开入黎南部时,因为路太差而翻车。目前贝鲁特的酒店百分之百的爆满。一些好面子的黎巴嫩难民不愿意住政府安排的小学校,都住进了酒店里,但因为人太多,原来住两人的标准间现在往往要住10个人。贝鲁特居民似乎已经过了恐慌期,又出来透气了。商店、餐厅包括一些娱乐场所都恢复营业,网吧里更是挤满了年轻人。

东路以军2个多旅从戈兰高地出发,清剿阿尔库卡地区的巴解武装,攻占了哈斯拜亚和戈莱亚,尔后沿贝卡谷地西侧北上,监视和牵制驻贝卡谷地的叙军。

8月3日一早,本报记者一行两人离开贝鲁特去叙利亚采访。司机巴哈是一位热情而乐观的什叶派穆斯林,战火中还兴致勃勃地带记者去看一处不用加油就能驶上去的“怪坡”。当初从叙利亚境内来黎巴嫩时,记者走的是叙黎边境的马斯那阿关口,但现在这个关口已经封闭了。因为这个关口是叙利亚进入黎巴嫩最便捷的通道,并且穿过真主党的聚居地———贝卡谷地,所以连日来被以军炮火多次攻击。巴哈这次带记者从阿里得关口过境,他说是带我们走了一条“最安全的路”,但在从贝鲁特到阿里得短短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内,记者沿路就看到了三处被以军轰炸过的地点,其中一处是军哨。

6月10日,西路以军共6个旅,在黎巴嫩基督教民兵的配合下,对贝鲁特实施大包围,并轮番轰炸其西区和南郊国际机场。另有5艘舰艇从海上封锁该市。中路和东路以军继续清剿巴解武装被围部队。巴解武装在贝鲁特市西区组织防御,并在南郊机场和卡尔德地区击退以军进攻。

在叙黎边境,记者看到一大排大卡车,都是叙利亚运往黎巴嫩的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另据报道,有11架来自阿拉伯国家的运送救援物资的飞机已经飞抵贝鲁特,其中包括通过约旦军机运抵那里的中国救援物资。这几天阿拉伯世界支持真主党的呼声很高。进入叙利亚后,记者看到沿途到处挂着真主党的黄色旗帜,叙利亚人甚至将纳斯鲁拉的画像与本国领导人的画像挂在一起。在巴勒斯坦,加沙的一条大街已经被更名为“宾特朱拜勒”大街,以纪念几天前真主党在该地顽强抵抗以军。一位巴勒斯坦村民对媒体说:“一枚真主党的火箭弹在村里的橄榄园炸开了。但我们不会怪纳斯鲁拉。这是反对以色列的战争,我们站在他们一边。”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