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民众在东京举行集会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国际舆论谴责小泉再次参拜靖国神社

作者:关于我们    发布时间:2019-12-19 14:48    浏览:

[返回]

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民众13日下午在东京举行集会,反对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要求日本正视过去侵略亚洲各国的历史。 中国台湾原住民、日本市民和韩国民众约1000人参加集会。台湾地区民意代表高金素梅在集会上说,她是第十次来日本,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求靖国神社归还台湾原住民的祖灵,要求日本政府正视过去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的历史。靖国神社是美化侵略战争的神社,它无权将台湾原住民的祖灵和残害台湾原住民的凶手合祭在一起。这是无视台湾原住民人权、文化权和信仰权的暴力行为。日本政府必须正确对待历史,只有这样才能迎来亚洲的和平。 韩国国会议员金希宣说,日本不仅不对过去的侵略历史进行反省,反而将甲级战犯作为“英灵”供奉在靖国神社,这是对曾经遭到日本军国主义践踏的亚洲各国人民的亵渎。她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提出抗议。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指出,小泉先后5次参拜靖国神社,违反日本宪法的“政教分离”原则。小泉近日又扬言要再次去参拜,这种富有挑衅性的言行令人愤慨,一定要设法阻止小泉进行参拜。靖国神社合祭约5万名中国台湾、韩国和朝鲜阵亡者,极大地伤害了遗属的感情,归还他们的祖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晚上,集会参加者在靖国神社附近举行烛光游行,要求靖国神社归还台湾原住民祖灵以及将韩国和朝鲜阵亡者的牌位移出,并反对小泉再次参拜靖国神社。

台湾原住民“还我祖灵行动”代表团14日上午前往位于东京九段下的靖国神社,要求靖国神社归还他们的祖灵。但在日本右翼分子和前来“保护安全”的日本警察的阻挠下,他们未能进入靖国神社。 台湾原住民代表团原定上午9时抵达靖国神社正门,然后举行原住民的传统仪式,与在靖国神社的原住民祖灵对话,最后将祖灵接回台湾。但当天一大早,日本右翼分子就将数辆汽车停在靖国神社正门外的马路上,并站成一排挡住神社入口,叫嚣不让台湾原住民进去。当台湾原住民乘坐的大客车行驶到距离靖国神社仅数百米处时,日本警方以防止发生冲突和保护他们的安全为由挡住了去路。 台湾原住民代表团团长高金素梅下车与警方进行交涉未果,警方为防止团员步行前往靖国神社还不许他们下车。无法下车的团员打开车窗,举着日本残暴对待台湾原住民的图片,声讨当年日军的暴行。一些日本右翼分子在车下与团员发生争吵,被警察赶走。在被困近两小时后,代表团一行无奈放弃了原有计划。 高金素梅说,虽然这次未能进入靖国神社,但他们还会再来,并且会来更多的人,一直战斗到靖国神社归还祖灵。她还对日本政府和警察的态度提出了抗议。 台湾原住民“还我祖灵行动”代表团一行60人13日抵达东京。在为期一周的访问期间,他们将开展一系列“还我祖灵行动”,要求靖国神社将台湾原住民祖灵从神社除名,呼吁日本人民拒绝参拜象征军国主义的靖国神社,要求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停止参拜靖国神社。此外,高金素梅17日还将在大阪高等法院进行台湾人反对靖国神社合祭台湾战死者和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诉讼案的最后一次法庭陈诉。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无视国际社会、亚洲邻国和日本人民的反对,公然于“8·15”日本战败日参拜供奉有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各国舆论和政要纷纷予以批评和谴责。 日本《朝日新闻》发表社论说,小泉6次参拜靖国神社是错误的行为,在追悼战殁者这一重大问题上不仅引起了国内混乱,而且煽动了狭隘的民族主义,进而导致日本的外交走进死胡同。如何摆脱这一沉重的“负面遗产”,将成为下一届政府的课题。 日本《每日新闻》的社论指出,小泉一直称自己参拜是“私人身份”,但首相处于代表日本国民的地位,不可能简单地区分是私还是公。既然参拜靖国神社已发展成为外交问题,那么不能说是首相的私人感情问题就可以了结的事情。靖国神社合祭着甲级战犯,当然会刺激曾遭到日本侵略的邻国人民的感情。 广岛和平研究所所长浅井基文强调,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本身就涉嫌违反日本宪法,而小泉却进入本殿参拜,这具有很强的以公职身份参拜的色彩。 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说,小泉乘坐公车去靖国神社参拜,并签名“内阁总理大臣”,根本不是什么“私人身份”,而且违反日本宪法“政教分离”原则。 韩国《朝鲜日报》《中央日报》《韩民族新闻》《韩国经济新闻》等报纸16日纷纷发表社论,抨击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指出小泉此举严重伤害了曾遭受日本侵略的亚洲国家人民的感情,无异于宣布日本不肯对其发动的侵略战争承担责任,无异于不肯对侵略历史进行反省。韩国第一大报《朝鲜日报》的社论说,小泉在日本战败日强行参拜靖国神社是在遭受历史痛苦的亚洲人民伤口上撒盐。《中央日报》的社论指出,小泉此举严重损害了日本的形象和利益。 朝鲜中央通讯社16日发表评论说,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是“赞美军国主义,企图使日本过去侵略亚洲国家的犯罪历史正当化的行径”,是对受害国人民的“严重侮辱和挑战”,也是对全世界正义呼声的“正面挑战”。评论指出,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完全违反了2002年9月签署的《朝日平壤宣言》。小泉在签署这一宣言时对过去给朝鲜人民带来的不幸和痛苦表示道歉和反省,并直接在《朝日平壤宣言》上签字,但其参拜靖国神社的行动实际上使自己的承诺变为一张废纸,并在朝鲜人民的心头上再次插上了尖刀,使朝日关系更趋恶化。 澳大利亚外长唐纳15日在同访澳的韩国外长潘基文合影时说,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让人们觉得日本没有尊重别国在二战中死难的人。 澳大利亚各大报纸16日都突出报道了小泉参拜在国际上引起的不安和不满。《澳大利亚人报》突出报道了中国和韩国等国在这一问题上的反应和立场,说在小泉任期内日本同中国和韩国的关系疏远了。《时代报》网络版发表评论说,日本人民是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小泉本来“可以把握未来,通过处理好同中国和韩国的关系,使一个自尊的日本赢得世界的信任,可他坐失了这一机会”。 新加坡《联合早报》16日发表社论说,在亚洲各国人民眼中,日本政府任何头面人物的正式和高调参拜,都无异于是对军国主义的怀念和认同,无异于对受害国的蔑视和挑衅。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选择在政治上最具敏感性的日子进行其任期内的最后一次参拜,小泉的行为招致了中国的强烈抗议。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民调显示,日本国内对参拜行为始终存在分歧,但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反对本国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 法国《欧洲时报》16日刊登了题为《小泉“末日”拜鬼成“破罐破摔”》的评论。文章指出,这一践踏亚洲受害邻国国民感情、挑衅日本国内主流民意、挑战国际正义和人类良知的举动,理所当然地引起受日本侵害国家人民和海外华侨华人的强烈愤慨和同声谴责。 法国《费加罗报》16日的报道说,小泉挑选8月15日前往靖国神社并且以日本首相签名,“完全走出了以往的含糊”。靖国神社对20世纪日本历史的描述“令人吃惊”,毫无忏悔的意思,小泉对此即使不是支持也起码是包容。 俄罗斯的《生意人报》和《新闻时报》的文章认为,8月15日是日本在二战中的战败日,小泉在这一天参拜靖国神社显然是一个“挑衅行动”。 阿尔及利亚法文报纸《祖国报》16日发表文章说,近来日本与邻国已陷入外交危机,小泉的参拜行径更使日本与其东亚邻国的关系雪上加霜。中国和韩国紧急召见了日本大使,对小泉悍然参拜靖国神社表示了极大愤慨和强烈抗议。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不顾国内舆论和亚洲各国的强烈反对,1日上午参拜了位于东京九段北的靖国神社。这是小泉自2001年4月就任首相以来第4次参拜靖国神社。 直升机为参拜保驾 1日上午,靖国神社内外突然增加了许多警察和安全人员,3架警方直升机也在靖国神社上空盘旋巡逻。当地时间11时30分左右,小泉身穿传统和服和黑色的羽织外套,乘车来到靖国神社大殿的侧门。 在身穿白色服装的神职人员陪同下,小泉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参拜了供奉着东条英机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期间,小泉数度鞠躬致敬。 当被问及他是否担心参拜靖国神社会引起亚洲邻国不满时,小泉竟然辩解说,这样的参拜是日本的“传统”,他每年都来参拜,所以“近邻各国会渐渐予以理解”,而不应进行“干涉”。小泉同时又一次重申,他的参拜“意味着日本不再发动战争”以及“不影响日中友好和日韩友好”等等。 记者问小泉,在参拜中是否为前往海湾地区执行任务的日本自卫队祈祷时,小泉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我祈祷了很多东西。” 参拜结束之后,小泉在返回首相官邸途中频频向周围路人挥手致意。 亚洲国家强烈抗议 小泉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引起了亚洲国家的强烈不满。 2003年2月,中国、日本和韩国的236名原告以小泉连续参拜靖国神社、侵害了原告的民族人格权和违反日本宪法为由,向日本大阪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小泉赔偿总额为236万日元精神损害费。 小泉第4次参拜靖国神社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发言人黄星原立即发表谈话说,中国方面对小泉首相一意孤行、坚持错误的做法表示强烈的不满和愤慨。他希望日本政府切实履行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和《中日联合宣言》这三个重要文件中的承诺,不要再做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破坏两国关系的事情。 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表声明,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表示“极大的遗憾”。“日本政府首脑继续向这些战犯表示敬意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声明说,“这再次伤害了韩国人民的感情,我们对此感到愤怒和担忧。”据韩媒体报道,韩政府以声明形式抗议日本政府首脑参拜靖国神社还是第一次。 晨报透视 背信弃义的举动 小泉第四次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是不顾日本国内舆论和亚洲各国人民的反对,再次损害中日友好关系政治基础的一个背信弃义的举动。 靖国神社问题的实质是日本政府和领导人能否正确对待日本军国主义者对外侵略的历史。中国及亚洲受害国人民一直希望日本政府和领导人正视历史,强烈要求日本政要不要到靖国神社为军国主义者扬幡招魂。但小泉不仅不听,而且一再挑战说,他“每年都要参拜”。这充分暴露了日本政府及小泉本人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只停留在口头上的假反省。 中日邦交正常化30多年的事实证明,只有正确认识历史问题,中日关系才能得到健康的发展,中日两国人民才能互惠互利;只有正确对待历史问题,才能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发展。日本许多有识之士指出,日本要想摆脱不光彩的历史阴影,就必须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对亚洲各国人民作出诚实的交待。 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是对待历史问题的唯一正确态度。如果日本领导人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继续坚持错误做法,必将更加失信于中国、亚洲乃至世界各国人民,最终也必将损害日本自身的利益。 新华社记者 张焕利 外电评论 参拜时机十分敏感 美联社和路透社等西方媒体的评论认为,小泉这次参拜靖国神社的时机十分敏感和微妙。 目前,备受各方关注的第二轮朝鲜核问题六方会谈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之中,朝鲜已经同意参加计划在2004年年初举行的第二轮会谈。 朝鲜政府一直强烈反对日本政府高官参拜靖国神社,认为这是“赞美和煽动日本军国主义”,是“严重的政治犯罪行为”。正因为如此,西方媒体认为,小泉的这次参拜也给第二轮朝鲜核问题六方会谈的气氛投下了一丝阴影。 此外,在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前几天,数十名日本航空自卫队成员开赴海湾地区,此后还将有数百名自卫队员前往伊拉克执行任务。这是日本二战后首次将自卫队派往战场,违反了日本战后制定的“和平宪法”,引起亚洲国家的高度关注。 新闻背景 小泉想打“神经战” 美联社记者纳塔利·皮尔逊认为,小泉不顾国内舆论和亚洲国家的强烈反对,连续几年参拜靖国神社,实际上是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意在争取自民党内保守派的支持。 近年来,右翼势力和民族主义势力在日本政坛明显抬头。他们篡改历史教科书,处心积虑地妄图为日本发动对亚洲国家的侵略战争翻案,参拜靖国神社也成为他们为战争翻案的“法宝”之一。在右翼势力的蛊惑下,现在支持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人已经达到了60%以上。 正是在这样的大气候和背景下,小泉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接连几年参拜靖国神社。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界越来越多的人士认为,应在靖国神社问题上采取“正面突破”战术,既然总要遭到反对和谴责,倒不如正面突破,即年年去,久而久之中韩就会默认。日本媒体将由此可能形成的僵局,比喻成日本与中韩等国打“神经战”,看谁先退缩。新华社记者 冯俊扬 竞选之际“发誓” 四度参拜“践约” 2001年4月小泉出马角逐自民党总裁时,就曾立下“如当首相就将于终战纪念日参拜靖国神社”的誓言。其目的就是为赢得右翼政治势力“日本遗族会”的支持。当选首相后,小泉先后于2001年8月13日、2002年4月21日和2003年1月14日连续三次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 尽管日本遗族会等极右势力和保守政治家认为,小泉未履行誓言,“言而无信”,但小泉认为他顶住了国内外的各种压力,拐弯抹角地实现了他的诺言。 2003年10月,小泉在印尼巴厘岛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公开声称,今后每年他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针对亚洲各国的抗议之声,小泉竟然辩解说,参拜靖国神社并非军国主义。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