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人大代表孙斌涉嫌行贿249万元,原重庆市物价局副局长伍策禄因涉嫌受贿被逮捕

作者:今日新闻    发布时间:2019-12-19 15:32    浏览:

[返回]

本届合肥市人大代表孙斌,涉嫌向原瑶海区区长王广玉等有关人员多次行贿,为查明全部犯罪事实,合肥市检察院昨天向该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28次会议提交了相关报告,提请许可对孙斌采取强制措施。 孙斌,男,安徽肥东县人,现任安徽静安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该市检察院在报告中称,经初步查实,孙斌涉嫌单位行贿的主要犯罪事实为,自1996年以来,其为承揽工程项目、房地产开发,分别向原瑶海区区长王广玉等多人行贿,总额高达249万余元,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93条,根据规定应当对其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因其为本届市人大代表,根据有关规定,特将其涉嫌单位行贿一案立案侦查一事进行通报,并将拟对孙斌采取强制措施一事报告,提请许可。

记者昨日从有关部门获悉,安徽省肥东县县委副书记姜振华涉嫌受贿犯罪,已经被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姜振华案件是在合肥市检察院在办理其他案件中牵扯出来的,后交由瑶海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办理。经查,现年53岁的姜振华在2001年至2006年期间,利用担任肥东县县委组织部部长、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及分管工业经济、工业园区和招商引资的职务之便,先后收受肥东县静安集团总经理孙斌(孙斌因涉嫌对有关人员行贿多达400多万元被检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也因其贿赂行为导致肥东、瑶海部分党政领导干部被查处)人民币13万元、美金5000元以及价值15万元的门面房一套,价值5万元的女式劳力士手表一块。 姜振华案件于2006年8月3日被瑶海区检察院立案侦查,次日被刑事拘留。目前,姜振华涉嫌其他犯罪事实仍在查办中。

12月11日,重庆市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十九次主任会议,审议通过了市人民检察院关于提请许可对伍策禄采取刑事拘留、逮捕强制措施的报告。 报告说,经调查查明,伍策禄在担任涪陵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及涪陵地区财政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涪陵建筑公司承包商肖明瑜提供帮助,收受肖明瑜贿赂7万元人民币,3000欧元。伍策禄的行为已触犯刑法,涉嫌受贿罪,应追究刑事责任。 报告说,为进一步查清案情,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于2006年12月9日对伍策禄立案侦查,并拟对其采取刑事拘留、逮捕的强制措施。因伍策禄系市二届人大代表,根据《代表法》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的有关规定,特提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许可对伍策禄采取刑事拘留、逮捕的强制措施。

人大代表违法已是丑闻,再加上人大常委会委员对刑拘请求“不予许可”,致警方正常执法失据,这样的法律漏洞不独人大及其常委会应反思,立法同样应做修正。

今年8月12日,在上海经商的张裕明因醉驾被松江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因张系福建省周宁县人大代表,根据相关规定,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公安分局向福建省周宁县人大常委会发函,提请批准对涉嫌危险驾驶罪的张裕明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但出人意料的是,虽然周宁县人大常委会有关负责人也认为张裕明确实涉嫌危险驾驶罪,但在主任会议的表决中,却因赞成票未过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半数,未获通过。

明明涉嫌危险驾驶罪,嫌疑人自己对此都“供认不讳”,却因一个县级人大常委会以投票的方式不予许可,警方就无法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这样的执法尴尬让很多网民直呼“看不懂”!

但在程序上,松江警方和周宁县人大常委会都没有错。根据《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规定,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如果因为是现行犯被拘留,执行拘留的公安机关应当立即向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常务委员会报告。

人大代表所享有的这种特殊的身份保障,本是人大代表正常履职的前提。但这一制度的立法本意旨在防止人大代表因履行为民代言的职责而招致地方政府的报复,这种身份保障以人大代表履行代表职责为必备要件。人大代表在履行其代表职责之外,则不应享受未经许可不得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护身符”。

法律赋予人大主席团或人大常委会许可公安司法机关对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的权力,主要的意图在于审查这一强制措施是否与人大代表履行代表职务相关。如果有关,则以“不许可”的方式来保障人大代表免受报复的权利。如果无关,则应以明示的“许可”来支持公安司法机关对涉嫌犯罪的代表进行查处。

但在周宁县人大常委会的决议中,我们没有看到不予许可的任何理由。在票决的结果中,除8张赞成票之外,还有1张反对票和8张弃权票。反对者因何反对,有何法律依据,不得而知;弃权者对自己的投票权所作的弃权更是轻率。不愿对人大常委会议案进行投票的人大常委会委员,又如何为民意代言?人大代表违法已是丑闻,再加上人大常委会委员对刑拘请求“不予许可”,致警方正常执法失据,这样的法律漏洞不独人大及其常委会应反思,立法同样应做修正。否则,将会有更多无视法律的人会想尽办法去捞取一张人大代表的“保护伞”,为自己将来免遭逮捕和追诉做好准备。

立法修正的方向,当然不是要取消人大代表的履职特权,而是要通过完善程序,确保人大代表的履职特权能真正保护代表在履职过程中的合法权益。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