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会计师公款报销19万美容费,西电老总贪污受贿不认罪

作者: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12-19 14:48    浏览:

[返回]

我们要明了自己,完善自己,警醒自己,正确对待名利,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多做工作,不计报酬,要提倡奉献精神……”中国儿童中心原主任赵顺义的廉洁理论言犹在耳,其本人却因涉嫌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记者今天获悉,赵顺义已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起诉至市一中院,检方指控其犯有贪污罪和受贿罪,贪污数额为125万余元,受贿28万余元。 举报信牵出黑手 去年3月17日,反贪部门收到举报赵顺义贪污的信件,信中说:“那可是为孩子们谋福利的钱呀!作为一个还有点良心的老党员,我不能看着这帮人这么为非作歹,胡作非为……” 而信中举报的赵顺义,还在大会小会中不断强调领导干部要讲政治,讲正气,做个头脑清醒的改革者。还制定了实现三步全面腾飞的目标,要把中国儿童中心最终建成世界一流儿童素质教育的乐园。举报信中的赵顺义和现实中的赵顺义,真有天壤之别。 据了解,今年51岁的赵顺义出生在河北省沧县。她先后担任过国家统计局人事司副司长、离退休干部局局长。1999年3月,44岁的赵顺义调到中国儿童中心工作,至案发前一直担任儿童中心的主任(正局级)。2003年在中国妇女第九次代表大会上,赵顺义被选为全国妇联执行委员会委员。这样一个人物,没有确凿证据,是不会轻易就范的。但反贪局侦查员的调查,逐渐抓住了贪污孩子钱的黑手。 女贪官为过关算命求符 去年4月12日,办案人员全面进驻中国儿童中心开始查账。短短一周内,侦查员翻阅了几千本账本和各种凭证,只要发现有可疑的资金支出,就一查到底。查账中,侦查员发现一些发票开具单位名称不同,但是开票人员笔迹类似,且与儿童中心有关人员的笔迹相似,很可能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还有一些票据是同一单位所开具,但是票号与开具日期顺序相反,有违常规,经查这些票据都是犯罪嫌疑人用于套取儿童中心资金的虚假发票,是在故意规避法律。 经过深入调查,侦查员发现儿童中心的三任财务处长均已涉案,并迅速将现任财务处长兼总会计师靳红拘押,逐渐掌握了赵顺义涉嫌犯罪的证据。而此时的赵顺义为了在专案组的侦查中顺利“过关”,一边强硬的声称:“我有的就是清白,就是天天加班苦干,天天累得直不起腰来。”一边花了将近两万元向算命先生求了一个“护身符”。 跨度五年贪污百万 检方起诉说,2000年11月至2005年3月期间,赵顺义利用职务便利,采取指使他人以支付各种费用的虚假名义,使用虚假票据平账等手段,共将125万余元非法占有。此外,赵顺义还于2000年10月至2005年4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某公司提供帮助,共收受贿赂28万余元。检方认为,赵顺义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和受贿罪。 据了解,赵顺义涉嫌贪污这125万余元是从“小”做起。她以支付妇联专家咨询费、专家稿费、公关费的名义套取现金,以礼品费、过节福利的名义套取现金,以多开发票的形式套现。她还以材料费、培训费为由,报销个人费用。小到几千元,大到30余万元,一次一次拿走公款。而在收受某公司的贿赂时,赵顺义甚至把家人都用上了。她让该公司每月以别人的名义往银行卡里存入3000元,还让该公司以赵顺义弟媳李某的名义每月存入4000元。其总受贿额达到28万余元。 第四任财务处长也涉案 在赵顺义被诉之前,中国儿童中心财务处原处长兼总会计师靳红已经在一中院出庭受审。据了解,今年43岁的靳红曾经担任中国儿童中心六个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检察机关指控,靳红于2000年6月至2005年2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采取以支付各种费用的虚假名义,使用虚假票据平账等手段,将中国儿童中心公款共计113万余元非法占有。 而靳红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全部予以否认,并把一些责任推到“领导身上”。她说自己所担任的部分职务都是虚职,没有一分钱的签批权,靳红说:“我在中心的权力是1000元以下,以上的都由法人监督执行。”即超额的各项费用均是依照领导的指示办理,“领导让怎么办就怎么办”,而靳红所说的领导就是赵顺义。

 

利用担任西开电气公司、西安西电高压开关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便利,王佐林为多家公司获得西电集团下属公司产品代理、外包提供帮助,多次收受李某给予的530万元,黄某给予的价值近5万元的碧玺一套,老领导张某给予的价值1.6万元的熊猫金币一套。

海南省检察院18日发布消息称,海口市军粮供应管理站原主任吴清新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犯罪一案,日前已由海口市人民检察院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新京报讯 (记者 张媛)近日,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总会计师魏淑清,因伙同下属收受合作伙伴360余万元,用公款报销自己美容费用19万元,被市一中院一审以贪污罪和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在法庭上,王佐林否认指控。《法制晚报》记者上午获悉,一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和贪污罪,判处王佐林有期徒刑19年,并处罚金360万元。法院同时以贪污罪,判处伙同王佐林贪污的女下属李引弟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30万元。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吴清新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吴清新,听取了其委托的辩护人的意见。海口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清新利用担任海口市军粮供应管理站主任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套取公款,以海口市军粮供应管理站的名义与私人企业签订虚假的储备粮仓库租金合同,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遭受巨大损失,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女总会计师用赃款炒股

据悉,此前,西开公司副经理韩建民因受贿罪和贪污罪终审获刑20年;西电销售公司重大项目工程部北京办事处副主任靳永宁因受贿罪、行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

  公开资料显示,57岁的魏淑清,研究员级高级会计师,2009年获得“2009中国总会计师年度人物”。曾在其他单位任财务处副处长、处长、副总会计师、总会计师,2003年担任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总会计师。其同案金某,案发前曾为该公司工程分公司财务部经理。

检方指控 西开电气公司老总 受贿贪污

检方指控,魏淑清于2005年至2011年7月担任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总会计师期间,伙同金某,为北京心田祥会计师事务所、天华正信(北京)会计师事务所和天华祥通(北京)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承揽该公司审计、验资和融资工作服务等业务提供帮助,以“业务分成款”为名,向三家单位负责人王某多次索要人民币共计360余万元,后二人将赃款平分。

现年60岁的王佐林,被捕前曾任西安西电开关电气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

 此外,2007年至2010年,魏淑清利用主管审批财务收支工作的职务便利,使用北京某俱乐部开具的虚假会议费、培训费、办公用品等发票,指使他人将其个人在该俱乐部的美容消费在单位报销,非法占有公款共计19万元。

48岁的李引弟于2008年12月至被逮捕前,担任西开电气公司销售管理处处长,因涉嫌贪污罪,于2014年5月8日被羁押,同年5月26日被逮捕。受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市一中院审理此案。

  证据显示,魏淑清将与金某平分的360余万元,用于炒股。

检方指控,2011年至2013年期间,王佐林利用担任西开电气公司、西安西电高压开关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李某的多家公司多次获得西电集团下属公司产品代理、外包提供帮助,多次收受李某给予的530万元。

  法院认定被告人曾索贿

王佐林为黄某公司多次成为西电集团下属公司产品供货商提供便利,收受黄某给予的碧玺一套,价值近5万;为西安太平电器制造有限公司多次成为西电集团下属公司产品供货商提供便利,收受该公司总经理张某给予的熊猫金币一套,价值1.6万元。

  庭审过程中,魏淑清认可贪污指控,但表示并没有主动索贿,受贿款项也全部用在了单位支出上。

检方还指控王佐林贪污。2012年7月至2013年3月期间,王佐林指使下属李引弟与李某公司签订虚假代理外包合同,先后将385万余元公款打入李某公司,李某扣除相关税费后,分三次将300万元交给李引弟,并由李引弟转交给王佐林据为己有。

  魏淑清的辩护人表示,魏淑清有自首情节,希望法庭从轻处罚。

女下属贪污 与人伪造证据串供

 金某表示,他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从犯,希望从轻发落。

检方指控,李引弟于2012年3月至2013年10月间,在韩建民指使下,明知刘某与李某签订虚假代理外包合同的情况下,帮助办理合同审批及咨询费付款手续,先后将206万余元公款打入李某公司。

  法院认为,二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受贿罪,还存在索贿情节,在犯罪过程中作用相当,不区分主从犯。此外,魏淑清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公款,行为也已经构成贪污罪。但魏淑清属于自首。

李某扣除相关税费后,通过银行转账将184万余元返还,李引弟将6万元据为己有。

  法院一审判处魏淑清有期徒刑20年,没收个人财产150万元,判决金某有期徒刑13年,没收个人财产140万元。

为逃避审计、掩盖骗取公款的犯罪事实,韩建民、刘某、李引弟等人共同伪造证据并进行串供。

检方认为,应当以受贿罪和贪污罪追究王佐林的刑事责任,以贪污罪追究李引弟的刑事责任。

庭审现场 老总不认罪 称没收过他人财物

庭审中,王佐林否认指控,辩称自己没有收过李某给予的钱款,没有收过黄某给予的碧玺首饰,也没收过张某给的熊猫金币。他对李引弟等人通过签订虚假咨询费合同套取公款不知情,他也没有指使李引弟与李某签订虚假咨询费合同,没有收受李引弟转交的钱款。

王佐林的辩护人提出,530万元的指控中,王佐林供述与李某证言、航班住宿记录等存在矛盾,贪污指控证据不足。

为证明王佐林家里巨额钱款的出处,辩护人出具多份证言,证明王佐林在父亲去世、儿子结婚时曾收受亲友礼金300余万元。法制晚报

李引弟则称,因公司生产经营需要资金,领导决策并同意与李某签订虚假合同,销售部门负责实施,领导安排她联系李某,帮助销售部门完成手续,对方每次通知她取款,她均向王佐林汇报并经王佐林同意,三次取款后都交给了王佐林,6万元是领导对她工作的肯定和奖励,不应认定其构成贪污罪。

行贿人证言 为代理业务 每单生意给1%回扣

李某在证言中称,2006年,她通过西安西电电气销售有限责任公司重大项目工程部北京办事处副主任、北京分公司副经理靳永宁认识了王佐林。

2011年六七月,王佐林通过靳永宁联系她在假日酒店见面。

李某说,当时王佐林说希望她做西开电气公司的代理,如果在国家电网公司集中采购项目同类产品中标量排名第一,就给她3%的代理费,排名第二就给她2.5%的代理费。无论3%还是2.5%,都要给他1%的回扣,她同意了。

李某说,她多次给王佐林钱,为的就是王佐林能把代理业务交给她,“西开电气公司业务量很大,除去给他的钱,我还有很多钱可以赚。”

王佐林曾供述,有一次拿到钱后,他曾去发改委、中国机械联合会、兵器工业部走动了一下以维护关系,他说,“我想让李某的人看一下,我收她的钱不是我自己拿了,而是送人了。”

为维持关系 给一把手送碧玺

证人黄某在证言中称,他的公司给西开电气、西开有限公司等都供过货,提供包装材料,每年有几千万元的流水。

2013年12月,黄某购买了一套价值5万元的碧玺首饰,快到年底时找到王佐林给了他,“他接过后没说什么,当时买首饰时正赶上打折,打完折也就5万元。为了送礼好看,我让专柜提供了原价6万多元的保修单。我送礼,是因为我和我儿子名下的公司与西开电气公司、西开有限公司都有业务往来,要和一把手王佐林搞好关系,公司才能多赚钱。”

检方出具的证明显示,2014年5月11日,昌平检察院的侦查人员依法对王佐林的住所进行了搜查,查获了金表、金条、金币、银币和一套碧玺首饰。

王佐林庭审时称,自己并不认识黄某,黄某也没有给他送过东西,从他家里搜出来的碧玺首饰,他无法解释。

为得关照 老领导送他熊猫金币

西安太平电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某在证言中称,他和王佐林原来在西电下属的电气设备制造厂是同事,关系一直不错。

2013年底,他和公司副经理同某商量买点东西,同某说能买到便宜的熊猫金币,两人商量给王佐林也带一套。

2014年春节前,他给王佐林打电话让他下楼一趟,“我们两家住在同一个小区,两个单元挨着,他下楼后我俩闲聊几句,我就把一套熊猫金币给了他,我说过年了送你点东西,他客气了两句,也没多说什么。当时他是西电公司总经理,我的公司和西电之间有业务往来,给他送点礼也是希望他在业务上能够给一些关照。”

王佐林庭审时称,张某是自己的老领导,同某是自己进厂时的厂长,自己家里搜查出来的熊猫金币哪里来的说不出来,也不知道,但是张某没有送过他熊猫金币。

法院判决

老总判19年 女下属判6年

法院审理认为,王佐林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王佐林伙同李引弟,以欺骗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李引弟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分别伙同王佐林、韩建民、刘某等人,以欺骗的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

鉴于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到案,对王佐林可酌予从轻处罚。在贪污385万元的共同犯罪中,王佐林系主犯,李引弟系从犯,一并考虑李引弟退缴违法所得,对其予以减轻处罚。

一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王佐林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200万元,以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6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9年,并处罚金360万元。法院以贪污罪,判处李引弟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30万元。

相关新闻

西开公司副总等人判刑

西开有限公司、西开电气公司原副总经理韩建民为李某的多家公司多次获得产品代理、外包提供帮助,多次收受李某给予的钱款160万元、银行卡两张,以借款为名向李某索要10万元。韩建民与李某公司签订虚假代理费外包合同套取公款184万余元私吞。一中院以受贿罪和贪污罪判处韩建民有期徒刑20年。韩建民不服上诉被市高院驳回。

西电销售公司重大项目工程部北京办事处原副主任、北京分公司原副经理靳永宁因先后13次收受俩代理商回扣262万元,还向西开公司副总经理韩建民行贿11万元,被一中院以受贿罪、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搜索